您的位置:主页 > 最新话题 >

专访《云南虫谷》导演:冒险片是我心目中的偶像剧-中

时间:2021-10-04 11:48来源:未知 点击:

  中青报?中青网:冒险片除了冒险,还想带给观众什么?

  《黄皮子坟》《怒晴湘西》《龙岭迷窟》《云南虫谷》,导演费振翔已经一口气拍了4部“鬼吹灯”系列网剧。他数了数,5年来,他走南闯北,在北京家中待的时间,加起来不超过两个月。

  但是,我把度控制在他们到了情窦初开的阶段。这不是爱情片,不可能出现纯谈恋爱的剧情。其实在很多成功的类型片中,比如“007”系列、《古墓丽影》《史密斯夫妇》,男女主角都是在绝境中互相扶持、互相信任,在冒险中恋爱,这是属于他们的爱情方式。

  费振翔:“赏心悦目”,这是我追求的冒险类型片的一个方向。人物干净、动作干脆,一群敢做敢当有冲劲儿的人,遇到困难就去克服困难,然后继续前行。从某种程度上说,这和我心目中的“偶像剧”有些相似。

  费振翔:在有一个非常成功IP、有很多原著拥趸的前提下,成熟的影视作品应该对人物成长有一个延续的功能。每个人看书都有自己的想象空间,我们的改编非常小心翼翼。

  费振翔:我们的定位是冒险片,不是恐怖片,所以会适合全年龄段的观众。我们在寻找一个中间值,原著的恐怖元素,主要从气氛上拿捏,不会故意吓人。

  中青报?中青网:故事接着讲,演员是上一部的“铁三角”,导演还是你,原班人马拍摄有什么优势?

  我不认为偶像就是漂亮的人,我觉得偶像是在日常生活中能给年轻人树立榜样的、正能量的人。胡八一和胖子,有衰的时候、惨的时候,但他们只要还有一口气,就会依然坚持。他们在神秘的地方冒险,而对观众来说,工作的困难、生活的困境也是冒险,也需要这样的智慧、勇气和胆量。

  而对整个系列来说,我想拍出一个“成长”的故事:《黄皮子坟》里的胡八一和王胖子还很年轻,年轻气盛,为了几斤水果糖就闯入一个冒险的世界,这也是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,人们很真实的青春状态;从《龙岭迷窟》开始,他们逐渐成熟,又发现自己中毒,踏上了寻找?尘珠的路,可以说那一刻,他们有了共同的目标,“铁三角”正式“成团”。

  中青报?中青网:《云南虫谷》中,胡八一和Shirley杨的互动增加,你如何看待冒险剧中的感情戏?

  “赏心悦目”,这是我追求的冒险类型片的一个方向。人物干净、动作干脆,一群敢做敢当有冲劲儿的人,遇到困难就去克服困难,然后继续前行。

  剧中人物,已经像我的亲人一样,他们说的台词我都记得住,演员也记住了,默契就是这样形成的。观众在看剧时,寻找这些细节,也成为一种特别的乐趣。

  “鬼吹灯”系列的每一部,地域特色都特别强,走南闯北,我喜欢去没人的地方拍,制片组快成“工程组”了。拍《龙岭迷窟》,一个鱼骨庙要建在半山腰,得把山“劈一块”;拍《云南虫谷》,护林员带我们去看景,得拿着刀枪才能进山,经常看到地上竖一牌子,上写“前方有大象出没”。我们最终选中的那块地,距离下车点要走40分钟,而且那个下车点已经是我们自己开的路。

  在接受中青报?中青网记者独家专访时,费振翔说,以前年轻人追着看《古墓丽影》《夺宝奇兵》,我们的冒险片也正在成熟。

  中青报?中青网记者 蒋肖斌

  费振翔:观众在看的时候,会不时地发现一些承接上部的梗。比如,《龙岭迷窟》中,澳门迎中秋:月满濠江 人冀团圆-中新网,王胖子带了两条裤衩,到了《云南虫谷》,王胖子说这地儿潮,得带三条;在闪回的情节中,胡八一小时候一星期没上学的细节,也被重复提到……

  中青报?中青网:拍摄有原著小说的网剧,书粉和剧粉会有不同意见,改编遵循什么原则?

  现在的观众水平非常高,发表的评论和提出的意见,已经不是看演员美不美,而是关注故事架构、剧情节奏,就像与我们在一起创作。年轻人看美剧英剧日剧,国剧也应该走向世界。观众有了更高的赏析水平,有了不同的意见,无论表扬还是批评,都能帮助我们提高,都能帮助国剧走向世界。

  首先要尊重原著,原著的人物关系、故事发生地、主要情节不能变,这方面我们比较保守。在《云南虫谷》,地图一步一步怎么走、每一步遇到哪些危险,都是尊重原著的。新增的情节,比如《龙岭迷窟》中村民的线,《云南虫谷》中的遮龙寨人,其实他们的功能是相似的。我们认为,从逻辑上,前有目标,后有追兵,才会有更好的节奏。

  中青报?中青网记者 蒋肖斌  【编辑:田博群】

  费振翔:在《龙岭迷窟》,胡八一和Shirley杨开始互相欣赏,到《云南虫谷》开始互相喜欢,毕竟大家经历生死,又被共同的命运束缚,在升级打怪中,彼此的信任和默契都会得到提升,这是人之常情。

  专访

  中青报?中青网:主角们在冒险,主创们在冒什么险?

  费振翔:系列剧,不换人是最好的,贯穿下来,主创有默契,观众不出戏。

  中青报?中青网:原著有不少恐怖的情节,拍成剧时如何处理?

  《云南虫谷》导演费振翔:冒险片是我心目中的偶像剧

  当胡八一、王胖子、Shirley杨又围坐在涮肉的铜锅前,观众有理由相信,那筷子上羊肉的热气是从上一部《龙岭迷窟》飘来的,而这一部《云南虫谷》还会是熟悉的味道。

  观众可能不知道,费振翔还有个隐藏身份是演员,他出身梨园世家,《霸王别姬》中段小楼的童年时代“小石头”就是他演的。胡八一和王胖子是北京胡同里长大的孩子,说话插科打诨,颇有地方特色,这对费振翔来说很亲切,打小他也这么说话。至于贯穿首尾的铜锅涮肉,他更深有体会,“小时候都‘亏肉’,涮肉的时候筷子都不离开肉,生怕它跑了”。

  中青报?中青网:除了主演不变,还有哪些方式让这几部剧给人的观感是一以贯之的?

  费振翔:我们以电影的视效要求,来拍网剧的体量,缺钱缺时间。《云南虫谷》的特效量太大了,一部120分钟的电影大概有40分钟特效,我们用相同的时间做了500多分钟,因为经费紧张,人还越来越少。我们不是冒险,更像是一种信仰。这个过程中,肯定会有褒贬不一的评价,但我不会因为人家骂我就不拍了,我还是要虚心接受大家的建议,努力往前走。